网站地图 文章归档

梵高:百年孤独——在痴情的世界,蜜意地活着

  展开全文

  

  我爱着,甚么也不说;

  我爱着,只我心里知道;

  我爱护保重我的秘密,也爱护保重我的痛苦;

  我曾宣誓,我爱着,不怀抱任何欲望;

  但其实不是没有幸福;

  只需能看到你,我就认为满足。

  ——缪塞

  

  

  文森特·威廉·梵高(Vincent Willem van Gogh,1853-1890,白羊座),中文又称”凡高”,荷兰后印象派画家。出身于新教牧师家庭,是后印象主义的先驱,并深深地影响了二十世纪艺术,特别是野兽派与表现主义。

  冯骥才在《最后的梵高》说过:祛除常常会发明出奇不美观。这在大年夜地动后的唐山、火山湮没的庞贝城,和奥斯威辛与毛特豪森集中营里我们都曾经见过。这些奇不美观满是喜剧性的,充满着惨烈乃至恐怖的气息。可是为甚么梵高倒是一个绝后绝后的例外,他恰恰在祛除当中闪烁出无与伦比的光辉?

  百年

  孤独

  时间飞逝,人生百味杂陈,没法言说。“你生而有翼,为何竟愿毕生匍匐行进,形如虫蚁?”

  从27岁学画到37岁活着,梵高在短短的10年里画了两千多幅画,他逝世后,每幅都是天价,一幅《向日葵》2250英镑,那是那时代最昂贵的画;《加歇大夫肖像》8250万美元的天价……可此时你可否会将这个生前却连土豆都吃不起的梵高堆叠呢?

  

  在阿姆斯特丹,有他的博物馆;在布鲁塞尔,有他的塑像;在伦敦,有他的新居;在法国的巴黎、阿尔勒、圣雷米有他的纪念馆。德国慕尼黑、美国费城、俄国莫斯科、日本东京,莫不以收藏有他的作品而自豪。这时候的你可否会联想起阿谁因肉体疾病困扰,在斑斓的法国瓦兹河畔那拿起左轮qiang对准自己腹部的艺术疯子——梵高呢?

  

  “只需活人还活着,逝世去的人总照样活着。”

  他出身在荷兰小镇松丹特,曾在伦敦,海牙,纽恩南等地持久的寓居,勾留。做过画商,教员,福音布道士,还曾心血来潮的去学过神学。但都是打擦边球,直到发明自己具有绘画的潜质。他也说过“我爱好绘画,我画着我的妄图。”后来展转进入巴黎,去过阿尔,并在奥维尔举办过画展。他贫困潦倒,经常佝偻着身子走在人群中,直到他逝世去很多年后才被众人承认。为艺术而献身,只要梵高配得上这么讲。不管是高更或许塞尚,乃至印象画派里的禀赋画家们都配不上如许实质的称呼。

分享